Categorías
novel::other

«哈嘍,親愛的,你在做什麼呢?»飛利浦先生正和蘇小戀說的很開心的時候,方叢倩就從裡面走了出來,剛才她是去找方亞華說了幾句話,沒有想到飛利浦就出來了,他怎麼跟蘇小戀是認識的?

«哦,親愛的,我認識了一個很不錯的小女生,她很厲害的,年紀輕輕的就可以掌管著鐘斯集團了。真是了不起啊。»飛利浦先生對方叢倩解釋著。

方叢倩確認對面站的這個女人就是米小戀啊,她怎麼跟鐘斯先生有了什麼瓜葛,還掌管了鐘斯集團,這他媽的是怎麼回事啊,越來讓人是越不懂了。

«哦,是嗎?真是了不起啊,我也很是佩服,這位米小姐,我們可以認識一下嗎?»方叢倩對蘇小戀說道。

«對不起,我叫蘇小戀。»蘇小戀對眼前的這個女人,也是不喜歡,很不喜歡。

«蘇小戀?哈哈哈,連姓都改了,真是有趣,真有趣。»方叢倩就笑了起來,她以為蘇小戀會生氣的時候,蘇小戀卻轉身跟飛利浦先生告別了,跟在歐陽晨走了。

«真是一個不錯的女孩子,真是不錯。»飛利浦先生對著蘇小戀的背影還在誇著。

方叢倩很是不開心,自己的老公為什麼會去誇其他的女人,這個米小戀哦不什麼鬼蘇小戀肯定就是個狐狸精,誰跟她在一起都會被她給迷住的。

«飛利浦,你是不愛我了嗎?你為什麼要誇她,不是誇我?»方叢倩知道飛利浦先生是和很喜歡自己的,所以她就開始撒嬌了。

«我當然要誇你哦,你也是我的好寶貝,好寶貝,你也很厲害,很厲害的。»飛利浦先生見自己的妻子撅起了小嘴,他就笑了,抱著方叢倩就親了一下。

方叢倩知道自己是要靠飛利浦先生的,所以她也就沒有再矯情了,她是見好就收了。

本來是以為自己找到了飛利浦先生,就找了一個很强硬的後天,在華爾街飛利浦先生可是響噹噹的人物。

至於方叢倩是怎麼找到飛利浦先生的,那還真是一個機遇。

可是現在的飛利浦被自己給忽悠回來了,想在帝都跟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顯擺一下,可是卻沒有人注意自己,真是太失敗了。

«好了,寶貝,我們回去吧,坐了一天的飛機了也累了。»飛利浦先生的年紀還是比較大了,他長途跋涉的還是覺得有點兒吃不消了。

«哦好的,老公,我們就回去吧,等我選一個好日子,我帶你回我的家裡去,給我的爸爸和哥哥看看你。»方叢倩對飛利浦先生說道。

她和飛利浦可是領了結婚證的,以後飛利浦先生的財產可是就都是她的了,那個什麼蘇小戀怎麼比的上自己的風光。

«好,好。»飛利浦挽著方叢倩就回去了。

«剛才的那個女人我為什麼覺得看著她心裡就很不舒服?»蘇小戀忽然的問自己身邊的歐陽晨。

當初米大志出事的時候,歐陽晨是在蘇小戀的身邊的,可是他也沒有看到方叢倩,他看到的就只有張佳玉開車撞蘇小戀的畫面。

«可能是因為那個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太濃了吧,你不是有過敏性的鼻炎嗎?»歐陽晨沒有告訴蘇小戀是怎麼回事,只是敷衍了她一下。

反正她什麼都不知道了,只是潛意識裏還有著自己喜歡和不喜歡的人。

«哦,也有這個可能,她靠近我就覺得很是不舒服,可能就是因為她的香水太濃了,真是不懂為什麼會弄的那麼的刺鼻。»蘇小戀也就想通了,她是有過敏性的鼻炎,特別怕那種刺鼻的味道。

她跟著歐陽晨朝外走,榮錦天在車裏等她,作為助理,榮錦天是不能進場的。

«小戀,小戀。»有人在後面喊著蘇小戀。

蘇小戀回頭看了一下,就是在開會的時候在自己背後看自己的那個清秀的男人。

«你是?»蘇小戀看著慕容初,她並不認識這個男人,可她卻並不喜歡這個男人,長的就跟小白臉一樣,沒有什麼男人的風度。

«小戀,你……»慕容初正想問蘇小戀不認識自己了,可是他卻被歐陽晨給攔住了。

«她不認識你,她剛回國沒有多久,對國內的很多事情都不是很明白。»歐陽晨對慕容初說。

可是慕容初並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不過他也沒有再說什麼了,他看著蘇小戀。

«小戀,我是慕容初,慕-容-初,我希望你可以記住我的名字。»有歐陽晨在,慕容初還是不敢做什麼的,他很想抱著蘇小戀問問她是到什麼地方去了。

«慕容初?就是慕容集團的?»蘇小戀想起來自己昨天看了一個檔案就是慕容集團的,那些條條款款的都很是刁鑽,她不喜歡跟這樣的企業合作。

«是的,我是慕容集團的,小戀,你想起我了?»慕容初對蘇小戀說。

«慕容雄心是你的什麼人?»蘇小戀問慕容初。

«他是我的父親,也是慕容集團的董事長,今天有事沒有來,是我代表他來的。»慕容初現在已經扳倒了慕容末,成了慕容集團的總經理了。

«哦,這樣的啊。»蘇小戀看了一下慕容初,怪不得看著那檔案就不順眼,這看到了這家的人,她也覺得很是不舒服,那人一看就是華而不實的人,還好自己不想跟這家有什麼合作。

«小戀,小戀,你不要走啊,你不要走啊。»慕容初覺得自己還有很多的話要跟米小戀說。

可是蘇小戀卻沒有搭理他,繼續的走著自己的路,歐陽晨瞪了慕容初一眼。

«你以後不要來纏著小戀了,你不配!»歐陽晨說完了,就跟著蘇小戀就走了。

慕容初聽到了歐陽晨的話,心裡就不樂意了,自己哪裡就配不上小戀了?他們可是相戀了三年的,如果不是因為牟茜婭那個女人,他跟小戀很有可能都有孩子了。

想起了牟茜婭慕容初就噁心,這個女人還想讓自己娶她,都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樣子的了,還要他堂堂慕容集團的總經理娶一個人盡可夫的女人。

不過好在這個女人被湯姆先生的家後給逼的走投無路了,也不知道是死到哪裡去了,現在米小戀回來了,他就有機會了,這個米小戀,他是志在必得的,當初沒有珍惜,現在他可是要好好的把她給追回來。

«來,去跟著小戀,看看她去的哪裡,回來給我彙報!»慕容初對手下的人吩咐道。

If you adored this article and you also would like to acquire more info with regards to 沈鈺懊惱,感覺自己太依賴靈符和靈丹了。哎,還是自己的修為不足啊!紅脖子讀書網 i implore you to visit our webpage.

Categorías
novel::other

老太太的安危自然比一切都重要,剛追出去的守衛立刻折返。但那些殺手似乎是佯攻,見著守衛回來立刻飛身離開。

就這麼一耽擱,慕容璇璣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他們的視線當中。

斜坡上的樹林中,慕容璇璣用盡這輩子最快的速度拚命狂奔。

但司寇雲璃的身體只是一個久居宅院的弱女子,就算再快也在一會兒后就被殺手追上。

這次這些殺手似乎存了戲弄慕容璇璣的心思,每當慕容璇璣被追上之時他們就故意落後幾步,而慕容璇璣一旦堅持不住速度慢了下來他們就狂奔而來,手中的刀刃閃著寒光,嚇得慕容璇璣再次牟足勁奔逃起來。

慕容璇璣雖然身形狼狽,但腦海中一直在思考著脫身之計,就在這時,她突然看見了前方有一株長相奇特的大樹,腦海中靈光一閃,朝著那個方向奔去。

後面的殺手好整以暇的追著她,突然看見慕容璇璣一貓腰靈巧的鑽進了兩棵大樹的中間,而那條縫隙他們根本過不去。

兩個殺手一愣,對視一眼,分別從兩邊包抄過去,慕容璇璣等的就是他們過來,在他們剛繞過那株大樹的同時,雙手一揚,兩包藥粉散開,糊了那兩個殺手一臉。

那兩個殺手一愣,只覺鼻尖吸入一陣香甜的氣息,下一秒就直接暈倒在地。

慕容璇璣借著大樹的掩護,拿起他們手中的刀,快准狠的在他們脖子上一抹,然後在屍體上摸索一番,摸到了幾隻飛鏢和一把毒針。

她滿意的將東西收起來,快速的拿雜草蓋住這兩人的屍體,趁著後面的殺手大意的時候借著大樹的掩護朝前跑去。

可惜一旦她跑過一段距離,身形就出現在其他殺手面前。

剩餘的八個殺手一愣,沒想到自己的兩個同夥還沒殺了這個小妞。

他們也不願再耽誤時間,八人都丟去玩鬧的心思,全力以赴的開始追趕慕容璇璣。

這麼一段距離很快就被追上,慕容璇璣余光中看見一個殺手站在原地,手中長劍擲出,似乎是要一劍貫穿她的身體。

慕容璇璣只感覺全身汗毛倒立,風聲呼嘯中她就勢一滾,手中毒鏢一甩,直直的朝其中三個殺手飛去。

那三個殺手離她最近,也壓根沒想到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嬌弱小姐能突然來了這麼一手,倉促之間的一躲根本無濟於事。

登時,距離兩個最近的殺手被飛鏢扎入心臟,不敢置信的緩緩倒了下去。另一個殺手雖然反應教快,但飛鏢仍是掠過他的腳筋,一時間血流如注,根本無法走路。

「這臭娘皮,我們兄弟竟然三番兩次折在她手中!兄弟們給我上,今天咱們不把這婊子給殺了對不起死去的弟兄!」為首之人一聲大呼,手臂一揚,剩餘五個殺手氣勢洶洶的朝她追來。

這次殺手們再也不敢小覷慕容璇璣,隔著一段距離就手段盡出,好在剛才慕容璇璣搜出飛鏢和毒針的那人應該是這些殺手中唯一帶了暗器的人。

慕容璇璣只覺得耳後一陣厲風,她心跳驟然加快,偏頭一躲,幾截髮絲應聲而斷。

與此同時,慕容璇璣頭也不回,手一揚一把五顏六色的藥粉揮出,沒有提防的殺手猝不及防吸入一大口,都忍不住嗆得彎腰咳嗽起來。

這一把藥粉其實並沒有什麼太厲害的毒效,現在慕容璇璣也只能讓它們暫時緩解一下殺手的攻勢,她手上只剩下最後一把銀針,猶豫再三不敢現在用出來,繼續撒足狂奔朝前逃去。

為首的殺手經驗最豐富,幾乎只在幾個呼吸間又繼續追來。慕容璇璣心知這下很難躲過,乾脆不按常理出牌,突然一個轉身正對那個殺手。

那個殺手也沒見過這種人,身子慣性朝前衝去,手中長劍也直直刺向前方。若慕容璇璣沒有閃過身,這長劍應該已經刺中了她的心臟。

就算如此,慕容璇璣的腰側也被長劍劃過她只感覺腰間一痛,溫熱的血液立即透過衣物滲出來。

就在這時,她沒有下意識去捂住腰間傷口,而是趁著這麼近的距離飛快一刺,剛奪來的兩根銀針刺入了殺手頭子的眼眶之中。

殺手頭子試圖回身格擋,但還是慢了慕容璇璣一步,他下意識緊閉雙眼,但下一秒還是被一種尖銳的疼痛貫穿了大腦。

「啊!」一行血液從殺手頭子雙眼刺出,饒是他意志驚人此時也疼的在地上翻滾。

「大哥!你沒事吧?!」還有四個殺手見他們中最厲害的殺手頭子已經糟了暗算,心慌之餘忍不住朝後退了兩步。

「給我殺了這個臭婊子!我要讓她碎屍萬段!」為首殺手雙目已瞎,對慕容璇璣的恨意達到頂峰,恨不得立刻將這個人碎屍萬段。

長劍落下,慕容璇璣心知已經躲不過去,心中蒼涼。

想不到自己才重活一世,這麼快就又要死在這些歹人手中。

她眼中閃出刻骨恨意,就算死,她也不會引頸受戮!

她拿出手中僅剩的銀針,用力朝剩下殺手刺去,於此同時,在她頭頂上的長劍也落了下來。

『叮』的一聲脆響,慕容璇璣預想中的死亡並沒有到來,反而是頭頂上的長劍斷成兩截,而地上咕嚕嚕的滾下來一顆石子。

「什麼人!」剩餘的殺手立刻收回武器,橫在自己身前,警惕的望著四周。

就在這時,慕容璇璣前方,突然走出一人。

玄衣墨發,衣襟上綉著朵朵彼岸花,臉上赫然帶著一隻玉質修羅面具。

他一身氣質孤傲華貴,綉著金線的錦靴踩在滿是枯葉的樹叢中,周身竟也生出一種華貴的氣質。

「是修羅王!快逃!」慕容璇璣還未在生死之間反應過來,剩下的殺手已經亂作一團。

不知是誰率先喊出這句話,殺手們立刻同步後退轉身,朝著來時的路奔逃。

「現在想走,晚了。」如玉珏輕撞的聲音響起來,吐露出的聲音卻冰冷無情。

他手指微動,慕容璇璣還未看清,正在逃命的幾個殺手就腳步一頓,慣性朝前踉蹌幾步,隨即胸前開出一朵艷麗血花,跌倒在地,在無聲息。

If you have any kind of inquiries regarding where and the best ways to utilize 二女聞言均是一愣,冉雪琪還抬起柔嫩的小手在月影楓額頭撫摸了一下,驚穎不定地道:「你沒事吧?怎麼問這種低級的問題?現在是13年1月11號,嗯,是11號吧?」冉雪琪後面那一句是問安薇薇的。 – 文學和小說, you could call us at our web-site.